Arduino Library For 3-Axis Robot Arm

There are many miniature robot arms on the market, like uArm and MeArm. I got one from Taobao for 80$. The same model is sold on Amazon for 140$.

The design is straightforward: there are 3 servos controlling the arm’s 3 angles, and by changing the angles the arm tip can be moved to any position. However it’s not straightforward of what the angles to set to make the arm tip to go to the (x, y, z) coordinates you want. It’s a multiple polar->coordinates conversion essentially. I have created a library for that and shared it on GitHub:

https://github.com/xizhang/arm-3-arduino

The library just works if you have the same robot arm as mine. Otherwise you might want to keep reading because you have to tweak some parameters. Below is my robot arm drawing straight lines using the library.

There are a lot parameters can be changed in the library. I drew this graph to show what they represent for. I hope it’s not as confusing as I fear it is.

asdf

In the arm’s world, units is measured by the average length of the forearm and the upper arm. The library assumes the base of the arm is located at point (x0_, y0_). Since each arm is designed differently, there are parameters for each moving part for tweaking. e.g. the initial position of a Servo etc. There are too many of them so I really don’t want to go into the details. I hope you can figure it out by reading the code.

Although I have tried to fine tune the parameters of my arm, it’s still not accurate enough. For the next step, I am planning to write a Android app to control the robot arm, which automatically calibrates the arm so that even when the hard-coded parameters are a bit off, the arm will still work accurately.

wpid-wp-1423542064864.jpeg

Posted in IT | Leave a comment

英语、开车和计算机

小时候,大人说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三项技能是英语、开车和计算机。那时候单位的司机很吃香,开出租车也是洋气体面,就像今天的白领;会说英语可以搞外贸。外企刚进入中国的时候,曾高薪招聘了很多英语专业的学生。

现在英语和开车已经没什么稀奇了,但计算机还是挺火的。眼下会写代码就不愁找不到工作,收入也很不错。媒体上流传的那些励志故事和财富神话,更给出足够的幻想空间,让年轻人纷纷投身到此中来。我不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本来志非于此;回想起来,无非也是顺着风向,在每个求学就业的路口逐渐偏转脚步,最终成了一名软件程序员。对于这个结果,一方面我感到幸运:如果没有走上这条路,生活不会有现在这样舒适;另一方面这也让我担忧:当行业不再红火的时候,我还能保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吗?

就业市场的需求和供给决定人才的价值。开车之所以曾经重要,是因为汽车资源的稀缺;英语之所以一度抢手,是因为存在与境外沟通的需求。而如今开车和英语不再风光,是因为它们本身都不是难以掌握的技能。市场会自行调节人才流动,加大供给、填平需求。

计算机行业短期内的需求是乐观的。我同意一种观点,即人类社会还处在信息化进程的早期,这种趋势还将继续扩大和深入。可需求不代表利润。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程序员的职业前景,更多决定于人才的供给。那么做程序员困难吗?据我观察身边的程序员,并没有如何天赋秉异;审视自己从事的工作,也无特别困难之处。因为技术更新迭代快,普通劳动者难以通过学习知识和累积经验产生壁垒从而安枕无忧:即使是从业多年的程序员,比起初出茅庐年轻人也无太大优势。这种前后围堵的感觉让人焦虑。

勤勉用功的,可以钻研技术,建立足够高的壁垒,成为特定领域专家。地势高处不会被水淹到,就像司机中赛车手或者英语专业里的同声传译。循规蹈矩的,可以做好职场人、爬升官僚阶梯。不必转换行业,但要减少对技术的依赖,以销售、沟通、管理这些人类社会通行千百年而不衰的能力取代。胆子大的可以创业搏一把,如能交好运,功成身退不是幻想。从前单位里的司机都是神通广大的人物,其中不少人以此谋得了好前程;早期加入外企的英语专业学生,很多后来成了高管。他们都摆脱了对专业能力的依赖。还有一种剑走偏锋的思路,就是当老师。现在大家还是要学开车、英语,因此驾校和英语培训是永远有需求的。

最重要的还是心态。毕竟大势所趋,潮退的时候,总有人会被挟裹而去。而我们能够真正把握的,是节制消费、积极理财,待到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那天,用平常心来接受现实。

Posted in IT | Leave a comment

硅谷一年

美国和硅谷都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实现目标的感觉很好。探索未知世界,领略新奇风光的过程也总是令人愉快的。

谷歌现在还算是行业标杆,来到这里有特殊的意义。记得在原公司曾遇到过一个棘手问题,领导感叹说:“哎,不知道谷歌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那现在我知道了。其实问题的答案本身并没什么稀奇,而我所得到的,也不是什么技术或者知识,而是在门外揣测多时之后再揭晓答案所带来的感悟。读大学的时候,我是个反建制的愤怒青年,痛恨官僚与约束;结果毕业后我在学校坐办公室,反成了约束学生的官僚。这种从正反两面观察事物的经历,让我对规律有了更深的理解。来谷歌上班,也是类似的感觉。

如果有什么遗憾,就是当初不够勇敢。谷歌盛名在外,有种种江湖传说,比如工程师个个是天才之类。我自知不是天才,甚至不够专业,于是在刚入职时产生了一种自不如人的担忧。这种不自信,影响了我对人、事的判断评估,让我的变得目光短浅,也损害了我接受与学习的能力。当我最终明白过来大家本来都是凡人的时候,已浪费许多时机。我并非职场新人,如不是因为胆怯,本应能看穿那些对外的宣传和对内的文化建设,而知道人与人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并无太大差别。

刚去北京化工大学读书的时候,外省的同学分数比我这个北京学生高很多,论录取比例,怕是不比今天进谷歌更容易。最初我也担心会在竞争中被淘汰,后来我才慢慢明白自己并不比别人差,最终也完成了学业。只可惜,我似乎并没有从那次经历中吸取教训。自信是无价的,所以我更喜欢脸书的口号:“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n’t afraid?” 这句话要常常拿来问自己。

还有一份重要收获。我在每个生活阶段,能接触到不同的人群,比如中学同学很多来自知识分子家庭,而加拿大留学生共同点是家境优越。硅谷的年轻工程师们,对我又是一本新书。我羡慕他们的幸运,佩服他们的勤奋,欣赏他们的自信。不同的群体会在内部形成截然不同的文化和共识,于是有着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不同的喜怒哀乐,也有着各自的局限性。三人行必有我师,通过别人的视角观察世界,让我看到自身的盲区,这是最为难能可贵的经历。

Posted in 我的事 | Leave a comment

互联网诗词排名

最近在做一个关于中国古体诗的App,自己做着玩的,纯兴趣。我在网上找到了一个数据源,有五万首诗;再用Yahoo! Boss 搜索API决定每首诗的权重,基于如下假设:好诗的搜索返回结果更多。比如搜索“白日依山尽”返回一万条记录,“离离原上草”返回九千条记录,那么我们认为前者更好。

经过很长时间整理,现在得到一个将将能用的数据库。根据这种方式,得出互联网上最受欢迎的前十大诗人是:

李白
苏轼
杜甫
白居易
王维
毛泽东
李清照
杜牧
李商隐
辛弃疾

排名分先后。

Posted in IT | Leave a comment

写简历

我觉着写简历是一种很好的体验,它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人忘记眼前的得失,站在人生的长远高度上反思自我。当我回忆起自己是怎样从散漫变成激进,然后又堕落成散漫的时候,心里就慢慢平衡了。

Life gives and takes. What comes around goes around.

Posted in 我的事 | Leave a comment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以前我还对这句话半信半疑,现在我是确信无疑了。

一天,我枯坐家中,一边练着神功,一边思考着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男人呢?不不,失败这个词不妥,应该说是“上升期”的男人。经过仔细的思考,我得到的结论是,因为我没有爱情。你看,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了爱情作为动力,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假如我有个漂亮女朋友,我一定会浑身焕发光彩的努力工作,事业也会蒸蒸日上,不会像现在这样的颓废。但由此引申出的问题是,像我这样的失败者,谁家妹子会看上我呢?可是没人看上我,又如何改变悲惨的生活呢?这真是个鸡生蛋蛋生鸡、子子孙孙无穷匮的循环死结啊。哎,让我苦恼让我忧。

哦,你问我练什么功?我练的这门功夫,叫做“擒龙功”,在金庸的《天龙八部》里面也有记载。具体来讲,就是一门隔空取物的功夫,练好了之后,能通过真气遥控几米之外的物件。如果在现代社会练出这门功夫,绝对会成为特异功能大师,比大卫科波菲尔还要出名呢。这门功夫的秘笈,是我小时候用过年的一百块压岁钱和一个捡破烂的老头换来的,很划算吧!只是这功法有点难,我一直没练出来而已。

那天,我去参加一个QQ群单身网友聚会。因为我没什么朋友,只好去这种地方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妹子。那天和往常一样,到场的妹子只有几个勉强六七分,剩下都是五分以下的。想想也正常啊,好条件的妹子怎么会来参加这种活动呢?哼哼,这些低分妹子要想当我女朋友,是绝对没门的。我的女朋友只能是美女,八分是我的心理底线了。不过她们似乎也没有和我说话的意思,只是围着几个高帅富男人在一边谈笑风生。所谓的高帅富,就是一些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有车又有房,生活乐无边。拜金!势力!我不屑的鄙视那些妹子。也好,我落得清静。我独坐到角落里,对着桌上的水杯,手掌虚抓,练起功来。

“你干嘛呢?”我正在聚精会神的锻炼任督二脉,忽然听到一个甜美的女声在我耳边想起。

我心想又是哪个三四分妹子来缠我,真烦。我收了神通,不爽的说:“我在练功呢!”

“呵呵,你可真逗。”那个声音又说。

当扭头看这个妹子的时候,我惊呆了:她太漂亮了!至少有九分……不不,九点九分以上。这里顺便介绍一下我的妹子评分系统:本系统是按照百分比对妹子的身材外貌气质进行综合评分。如果一名妹子能在一百名随机抽样的全国同龄妹子中排前四十名,那么她就是六分;如果能排前十名,那就是九分。这个妹子皮肤嫩滑又洁白无瑕,就像菠萝味的酸奶一样;一头秀发,如丝绸般闪亮。她长得有点像孙俪,但比孙俪清纯;有点像徐若萱,但比徐若萱妩媚;有点像范冰冰,但比范冰冰大气。她的身高目测有一米六五,也就是说,几乎跟我差不多,真高大!短裙之下,一双秀腿又长又直;细吊带背心之上,一对D罩杯呼之欲出……我根据网上的教程仔细鉴定了十秒钟……应该不是挤出来的!她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绝对是百里挑一的九点九分。

这是我第一次在近距离目击这么美的妹子,在这种爆烈的心理冲击之下,我体内真气到处流窜,意识变得模糊,嘴巴半张着,发出:“嗬……嗬……嗬……”的声音,一边还在下意识的继续鉴定她的胸部。

“嘻嘻,你怎么啦。”美女对我嫣然一笑,问道。

我稳住心脉,回过神来,说:“我……我真气岔了,差点走火入魔。”

“呵呵呵呵,你真有意思。”美女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我这时定下了神,想了想刚刚发生的事情:天那,在这种地方居然会遇到这样的大美女,真是不可思议。等等,难道,她就是我的真爱?因为人们说当你遇到真爱的时候,以前的过往曾经都不算什么了。你看,如果有了这样的美女做老婆,我生活其他方面的失败看起来也不算什么了。所以,这绝对是上天给我安排的姻缘,看来她必定是属于我的。

这时,场子里的几个高帅富看见了美女,甩开了身边的六七分妹子,双眼发光的走了过来。几个高帅富被她惊人的美艳震慑住了,不敢过来搭话,只站在一旁窃窃私语,互相询问她是谁。终于,为首的一个高帅富鼓足勇气对美女说道:

“你好,原来没见过你呀,你是第一次来吗?”

美女看了那个高帅富一眼,没回答,却转头对我说:“刚才差点害你出事,实在不好意思,我该怎么补偿你呢?”

不愧是我的真爱,坚贞无比,面对高帅富的勾引不为所动,却对我如此体贴。我潇洒的说:“怎样都可以啦。”

“好啊,”美女轻轻一笑,很自然的拉起我的手向门外走去。啊,我,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妹子碰过我的手了。我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但是上天既然安排了这姻缘,也会给我相应的力量,让我坚持着走出了房间。美女问我车停在哪儿。我轻抚发梢,自信的告诉她我是坐公共汽车来的。美女一笑,说那就坐我的车吧。美女的车白白胖胖的,像个小面包车,屁股上写着英文字母Q7,可能是吉利QQ系列七代。腾讯QQ我就熟,吉利QQ对我而言可是奢侈品呢,看来我未来的岳父也是个大款,不错。

美女带我到去了我们城市电视塔的旋转餐厅。一坐下,我就开始侃侃而谈,打算用我的幽默、智慧和知识来征服她。男人,没钱没关系,就是要有思想!我从DOTA的战术谈到魔兽世界的工会,从中国政治体制讲到世界民主自由,总之在诉说着我的世界的精彩。美女在一旁微笑点头听着,一切感觉都是那么合拍,我更加确信自己是注定要和美女在一起白头到老了,这就是宿命般的美丽爱情吧。我一边口若悬河,一边畅想着自己娶了美女之后,如何变得上进兼有才华,进而做出一番事业。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美女说要回家了,她来结帐。她果然是传统又独立啊,不让男人掏钱包,真好。美女问要不要送我回家,我说不必了,我坐公共汽车就好。我心里说,毕竟我也是个独立的男人嘛!

刚要离开,我忽然想到,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呢!我问她要,美女又是嫣然一笑,说她已经把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放在电视塔上的露天观光天台上了,想要的话就去取吧!奇怪,为什么她要让我如此大费周章呢?啊……我明白了。我想可能是因为妹子都喜欢那种被追求的感觉吧!即使她已经爱上了我,但也不想表现的太主动。真淘气。我是个温柔浪漫的男人,必然要体贴女人的小心思。于是我豪迈的向美女挥了挥手,兴冲冲的向楼上的天台大踏步走去。

我们市的电视塔的天台有两百多米高,我收紧衣领临风而立,低头向下看去,看见美女开着跑车离开了:再会了,我的爱人,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联系方式,再次回到你的身边。天台很大,那东西藏在哪里都有可能,我在黑暗中慢慢摸索。虽然夜晚又冷又黑,但我心里是温暖光明的,因为我现在有了爱情呀。终于,十分钟之后,我发现在天台的一角上,有张被一枚唇膏压住的纸片。哈哈,终于让我找到了哟,我高兴的上前拿起唇膏。就在这时,忽然一阵风袭来,卷起走了纸片。我吃了一惊,猛的扑了过去,却“当”的一声撞在护栏上,手也抓了个空。我一看,纸片被吹走,卡在观光台外侧的一个砖缝里,被高空的风吹的左右摇摆,眼看又要飞出去了。我连忙翻过了护栏,一手攀着护栏,凭空向下够去。这是属于我的完美爱情呀,我拼了命也要得到,可不能让它就这么飞走。我慢慢的弯下腰,纸片距离我指尖还有一厘米。这时,又一阵风袭来,纸片离开了石头缝,向外飞去。

啊!我的爱情。我拼命向外探身,勉强碰到了纸片,却没有抓住。这时一个念头闪过我心间,难道,这是上天对我的诅咒?遇上了真爱,却无法得到它?不能!绝对不能!我忽然感到有一股力量从心底升起,然后从我的指尖喷涌而出,就像儿时尿尿那样的畅快。这种情况是……再抬头看那纸片,定在天台外离我一米外的空中,像蝴蝶那样在风中上下翻舞,又仿佛是一只狂乱的风筝,被一跟无形的线牵在我的手里,我靠,这是……擒龙功啊,我终于第一次使出来了,好感动!热泪湿润了我的眼角,我不由内力一松,纸片又飘离我远去。啊……我赶忙运气凝神,武功秘籍上的口诀,如一道清澈的小溪流过我的心底。我感觉全身真气流转,功法也越来越熟练。在我疯狂催动内力之下,纸片一寸寸的,迎着狂风向我飘过来,终于,被我一把抓到了手里。啊!我双眼热泪长流,浑身止不住战抖。果然啊,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

亲爱的读者们,这就是我如何练成特异功能的故事,这都是因为爱情啊!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等等,好像串词儿了。总之,是爱情才造就了这个奇迹的。什么,你问我后来和那妹子怎么样了……呵呵,你开玩笑的吧?现在的我有特异功能,比大卫科波菲尔还要出名,美女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怎么还会在一棵树上吊死,切!

Posted in 文艺原创 | 1 Response

《过去将来时》后记

这个故事,我是想讨论这么一个事情,也是每个人都曾经思考过的一个问题:如果一切能够重来,事业、爱情、人生,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能否比现在过得更好?这也注定是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在维多利亚的时候,我从未觉着它有任何特别的地方。那时候我刚出国,以为“外国”或者“加拿大”都是这个样子。直到离开之后,我才明白它是独一无二的。人生就是这样吧,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他屡战屡败,是个输家;但他屡败屡战,也是个赢家。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过去将来时

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它太栩栩如生了,醒来之后以为是真实发生过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梦和回忆又有什么区别呢?你有没有讲过这样的谎话,说了太多次,编得太圆满,最后连自己也不敢确定了。如果是这样话,真相和谎言,我们该相信哪个呢?

在维多利亚的日子对我而言是一段安宁的时光。提起加拿大,人们的印象是漫天飞雪的苦寒之地,但维多利亚却是个例外。它坐落在加拿大最南端的岛上,全城依山环海,风景绝美。大陆上的落基山脉挡住冷空气,环太平洋暖流带来温度和雨水,因此这里四季如春,常年鲜花盛开,这座小城也连年被评为全球最宜居的地区。晴朗的时候,从公寓阳台上望出去,眼前总是一片湛蓝的天空和大海,还有海的另一边美国境内的奥林匹斯雪山。想起维多利亚,我总会想起一句诗: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时我在维多利亚大学的实验室工作,晚上没事的时候,常和朋友们去酒吧喝一杯。我们的酒吧离学校不远,在一个小船港旁边。船港里总是零零落落的停着一片汽艇,像一群白色的水鸟在休息。酒吧的第二层是户外的天台。天气好的时候,在天台上喝着酒,吹着海风,可惬意了。

还记得那是个夏天,学生都放假了,酒吧很清静,天台上只有我们一桌客人。维多利亚位于高纬度地区,夏天的夜来的特别的晚,我们到酒吧的时候,黄昏才姗姗来迟,夕阳斜照,把天地镀上一层金红色。那天一共去了四个人:我和老婆、陶陶,还有Simon。陶陶是我们当地华人圈小有名气的美女,她和我老婆是在打工的时候认识的。那时陶陶刚来加拿大,异国他乡陌生的环境,很容易让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感到脆弱无助。我老婆是个热心肠,爱管闲事,像关心小妹妹一样的照顾陶陶,一来二去的,她和我们夫妻俩都成了好朋友。陶陶长得很漂亮,自从她到维多利亚那天起,就一直有男生在追求她,但她的态度却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就连我们介绍男朋友她都不给面子,很是奇怪。最后,在我们追问之下,陶陶才讲出了她心里的秘密。

出国之前,陶陶和她中学时代的男朋友分了手。那一阵她心情不好,常一个人去KTV唱歌。有次她唱的太晚了,错过了末班车,只在街角找到一辆黑出租车。匆匆上车之后,她发现有点不对劲:司机在遮遮掩掩的躲避着她的目光。夜已经深了,路上行人稀少,陶陶不由得害怕起来。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一辆大卡车忽然爆胎,从内车道压了过来,他们的车躲避不及,冲下车道,对着路旁的一棵大树撞过去。眼看要撞上了,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那司机忽然猛的向右打把,车子向右划出一道弧线。这举动救了陶陶一命,他自己却重重的撞在树上。司机受伤极重,一截断树枝刺穿挡风玻璃,把他钉在椅背上,虽然尽力按住了伤口,但血仍然不断从指缝间渗出来。陶陶吓坏了,那小伙子却很沉着,先是安慰她,又教她求救。远处晦暗不明的路灯,勾勒出他脸上的棱角,却遮住了面容。救护车来了,司机得救了。可是当第二天,陶陶想去看这个司机的时候,却扑了个空,医院说他连夜转院走了。

陶陶说,那时她刚失恋,觉得天下没有可靠的男生了。一个素不相识的男生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了她,她觉得,这是上天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值得期待的爱情,她要等着那个人的出现。我听了之后没再说什么,只是暗笑她孩子气,把巧合当做天意。陶陶就这么一直单身着,直到Simon的出现。Simon是我们实验室的研究生,小伙子是北大的才子,篮球打得很好,浑身充满朝气。我和老婆都认为他和陶陶很般配,有意无意的他们创造相处机会。Simon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而陶陶纯真浪漫的性格也吸引着Simon,就这样,他们终于走了在一起。美中不足的是,Simon很好强,而陶陶也有几分骄傲,两个人相处总不免磕磕碰碰。不过,谁家过日子不是这样呢?这就是生活啊。

那晚在酒吧,陶陶和Simon又争了起来,是关于语法中的“过去将来时”的一个问题。俩人谁也说服不了谁,陶陶转头向我求助:

“西哥,你评评理,我们俩谁说的对啊?”

我对她笑笑,说:“不好意思,Simon是对的。”Simon在一边做出胜利的表情。

“啊?”陶陶说:“为什么啊,过去将来时,过去的将来,不就是现在吗?”

我说:“过去的将来并不是现在,只是已经发生的事情的另一种可能性,是对现状的一种假设,也叫做虚拟语气。”

“好吧,”陶陶拍了Simon一掌,说:“这次算你对啦。” 两个年轻人又是一阵打闹。这时太阳已经沉入海中,海平线上只残留着一牙红色。东方的天空早没入了黑暗,整个天空像是一面巨大的渐变调色板,从红色到橙色,再过渡到青色,最后是黑蓝色的夜幕。海的远处有一艘小汽艇,看样子是本地的居民钓鱼归来。说起来,我们也好久没去钓鱼了呢……不知不觉的,我想出了神。

“你好,”一句问候把我拉回现实之中,转头看时,却是一位陌生的年轻人站在桌旁。这年轻人穿一件干净的衬衣,二十出头的年纪,相貌相当英俊。他说道:“请问,能一起喝杯酒吗?”声音低沉,甚是悦耳动听。

陶陶还是单身的时候,常有男孩来搭讪,不过现在嘛……我看了一眼Simon和陶陶,他们倒没有反对的意思。见到我有些犹豫,年轻人笑了笑,眼角荡起几道和年龄不相称的细纹,说:“我是新来的留学生,想交些朋友。”他说话时有种不急不徐的从容,我忽然觉得这年轻人好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于是我说:“好啊,没问题。”

年轻人坐在了陶陶和我老婆中间。他介绍说自己是新来的博士生,我也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几个人。这年轻人口才极好,很快就成了谈话中心。他虽然健谈,但不像有些人那样滔滔不绝的惹人生厌。他温和随性,不浮夸做作,像是能摸透别人脾气一样,每句话都能说的恰到好处,让人心生好感。陶陶被他逗得前仰后合,我老婆也微笑着听他讲话。Simon倒是有点不爽的样子,这也难怪,热恋中的男孩难免对心上人身边的其他男性抱着敌意,更何况这年轻人是如此的有魅力呢。

夜越来越深了,西边最后一线光亮也已经隐去,银白色的明月当空而照,映亮了海面细微的波浪,显得宁静而又神秘。我越看这年轻人越觉着似曾相识。我试探着问他之前的经历,却没发现生活轨迹有相交的地方。我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我觉得你看起来有点面熟,咱们之前见过吗?”

我话一出口,陶陶和我老婆也异口同声的说好像见过他。我老婆问:“你之前是不是来过加拿大?”

年轻人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来加拿大。”

“奇怪了诶,”陶陶接口道:“那为什么我们都觉得见过你呢?你一定是传说中的大众脸吧,哈!”

“呵呵,或许吧,”年轻人笑了,侧过头,若有所思的凝视着陶陶。Simon不舒服的挪了一下椅子。年轻人略一沉吟,说道:“不如这样,咱们玩个游戏吧。”

陶陶好奇地问:“什么游戏呀?”

年轻人说:“每人撒一个谎,然后其他人来质疑他,挑毛病,看他能不能把谎话说圆。怎么样?”

我说:“听起来有点意思,谁先开始呢?”

年轻人说:“我先来吧。”他清了清嗓子,喉结上下涌动。他说道: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加拿大,而且,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我和大家不仅认识,还是好朋友。”

“那我们怎么不认识你呢?”Simon抢着问到。

年轻人微微一笑,说:“别急,我还没讲完呢。你们知道‘穿越’吧,就是一个人忽然回到了过去。”

“是像《步步惊心》那样吗?”我老婆问。

年轻人说:“差不多。我就是个穿越者,不过没有回到清朝那么久远,而是成为了几年前的自己。本来,我和大家一起在维多利亚生活得好好的,结果某一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从前,躺在国内大学宿舍的床上,正是大学一年级开学的时候。”

我问:“是时间倒流吗?”

年轻人说:“我并不是真的回到了过去,这有点像量子力学里的平行世界,我只是来到了一个和从前一模一样的世界。我不是物理学家,也说不清这是为什么,只知道我的身体还是年少的身体,但是我的记忆和思想却是穿越回来的。也就是说,我把从十八岁起的这段年纪重新活了一遍。现在呢,我很想念自己在上个世界中的朋友,于是就来到维多利亚看你们啦。”

陶陶问:“那你是大款吧!”

年轻人说:“为什么?”

陶陶说:“如果能回到过去,光是买中奖的彩票就能发财啦。”

年轻人笑笑说:“不是这样的。首先呢,我从来不买彩票,即使我买彩票,也不可能记得多年前的中奖号码。”陶陶想了一下,点点头。年轻人又说:“而且,就算能记住中奖号码也没用的。穿越的世界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中奖号码是随机产生的,不可能两次摇出同样的号码。”

Simon说道:“等等,如果穿越的世界是新的,那么根据蝴蝶效应,微小的变化会累积起来变得很大,那么现在的世界应该和你原来的世界完全不同才对呀!你不可能在维多利亚找到同样的朋友。”

年轻人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像哲学家讲的‘没有人能够两次迈入同样的河流’,对吧?刚穿越的时候,我也担心会是这样。但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虽然细节上有些不同,两个世界大体还是一样的。历史有它固定的前进轨道,就好像虽然河里的水在时时的流动,但河道总是不变的。蝴蝶效应说:‘一只南美洲的蝴蝶扇动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引起一场风暴’,这句话重点在‘可能’二字上,并非每只蝴蝶每次扇动翅膀都会引起风暴的。无论全世界的蝴蝶怎样努力扇动翅膀,撒哈拉依旧是死亡沙漠,维多利亚还是花园城市,这些是不会变的。”

我说:“唯物主义者们会说你这是宿命论啊。”

年轻人说:“可是历史唯物主义同时也认为历史发展是有一定规律的,就像天体运动一样,看似变幻莫测,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从某种角度讲,人生也是如此。”

有道理,我点了点头。我老婆说:“回到过去之后,原来的一切都没有了,你一定很难过吧。”

年轻人说:“是啊,头几个星期里,我都处于一种疯狂和迷乱的状态中。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以为自己是在梦里。但这梦不仅没有醒来,反而变得清晰和真实,最终我不得不接受这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我这才意识到,原来的生活、朋友、还有……总之,一切都离开了我。这确实很痛苦,不过呢,”年轻人略微一停,又说道:“我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人们说:‘人不能同时拥有青春和青春的经验’,现在我同时拥有两者了!我可以弥补每个曾因幼稚无知而犯下的过错,我可以再次陪伴已经离世的亲人,我的人生将不再有任何悔恨和遗憾。甚至,我可以做的更好!在上个世界,我只是个普通人。但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我拥有着超年代的知识和预测未来的能力,也许能创下一番事业!”

“这倒是,”我说:“如果我回到过去,把自己的论文重新写出来发表,可以少奋斗好多年呢。”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年轻人做了个赞同的手势,说:“回到过去之后,我的第一个计划,就是要做一名成功的科学家。这大概因为穿越之前我在读博士吧,我打算做学术。我想,既然我掌握着未来的知识,写成论文发表不是轻而易举吗?虽然理论上有抄袭的嫌疑,但这些研究在这个世界还没有开始呢。我把本领域的发展提前好几年,对社会是件有益无害的好事呀。”

我说:“嗯,一般的伦理道德在时空穿越者身上是否也适用,这倒不好回答。”

年轻人说:“我当时一心要成功,顾不上许多了,就决定去做。直到我真的开始动手,才发现它并没有那么容易。作为一名普通的本科生,我能接触的学术资源很有限,不要说实验设备和材料了,就是查询文献资料都有困难。但我没有放弃。我想到了一个不需要实验的理论性课题,又托学校的教授连上了索引文献的数据库,又花了一年时间写出论文。我很自信,这个研究成果一旦发表,又是出自一名大学生之手,绝对会引起轰动效应。我满怀期待的把稿子寄给了一份权威的学术期刊,可结果却是杳无音讯。我打电话过去询问时,对方用嘲笑的口吻说:‘我们杂志一般不审阅大学生的投稿’。我只好把稿子投给别的杂志,一连换了几家,都是同样的结果。我失望了,心想,难道这世界就没有我出头之路吗?后来,终于有一家期刊同意发表我的文章,这又燃起了我心中的希望,可他们却暗示我交三千块‘审稿费’。这是潜规则吧,我想,既然要玩这个游戏,就要遵守规则。我是个穷学生,东拼西凑才交上这笔钱。我相信这次一定能成功了,只要论文一发表,记者就会来采访我,我会成为新闻人物。”

年轻人说到这里停住了。陶陶听的入神,追问道:“然后呢?”

年轻人说:“然后,事情的发展证明我错了。我论文中的研究成果,虽然在上个世界大出风头,但在这个世界跟本无人问津。不要说轰动效应了,就连引用这篇文章的人都没有。你想啊,谁会留意一本杂牌期刊上,一名大学生发表的论文呢?就算偶然看到了,你敢相信它吗?茫茫文海之中,被埋没的学术成果不计其数。科研的圈子自有一套它的规矩,没有重量级的导师和学术机构撑腰,再优秀的科研成果也难见天日。想明白这层道理之后,我只好放弃了当科学家的梦想。这时,从穿越那天算起,我已经浪费两年时间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Simon开口说道:“如果像你说的,世界大势保持不变的话,又何必做学术?拿这两年说吧,光是投资苹果公司的股票就能赚不少钱了。”

年轻人说:“你说的也对,如果我当初能这么想就好了。可惜我的姿态太高。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做大事,不能满足于小打小闹。论资排辈的学术圈我不想再掺和了。我要找一个能够凭自身能力说话的领域。于是,我决定投身互联网创业。”

陶陶问:“什么是互联网创业呀?”

年轻人说:“就是在互联网行业的创业呀,比如说做一个像Google那样的网站。和其他行业比,互联网是一个相对干净的领域:它是技术密集型的,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它是新兴行业,不需要太多的关系和背景,所以它才成了当代年轻梦想家的乐园。”

嗯,我暗自想,如果我没结婚的话,倒也想尝试一下创业。年轻人继续说道:“思前想后,我觉得可以做一个类似Facebook的社交网站。那时美国的Facebook还没出现,国内也没有类似的产品,如果能推出这样的网站,一定会大获成功。说干就干。在上个世界里,我曾在软件公司实习过,对于互联网产品的开发和运营都有经验。我从学校里找了一批学生,教他们做事。我的心理年龄比他们大得多,又经历过许多事情,驾驭这些小孩还是不成问题的。少年人都是理想主义者,许下一个美好未来就能让他们一往无前。我们的团队热情高涨,效率惊人,不到半年时间,第一版产品就上了线。”

年轻人侃侃而谈,如果这故事是他现编的话,那倒很有当小说家的天赋。他又说道:“不过,这时我们遇到一个瓶颈,就是网站的推广。Facebook的成功,是利用了哈佛大学的区位优势,而我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为了推广产品,我绞尽了脑汁,用尽了办法。我们曾在别的大学摆地摊挂横幅宣传,被保安赶着到处跑;也曾一整晚一整晚的在网上发广告。网站上线之后,用户数量增长的很慢,我很着急,但每天还要装出自信的样子给别人看。终于,在几个月后的一天,用户的数量开始急剧增加,从此成爆炸式增长,媒体上也有了曝光率。借着声势,我们进行了融资,这时可以说,我们的网站成功了。”

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问他:“你的网站叫什么名字?”

“开怀网。”

开怀网,我听过的……等等,我想起在哪里见过他了!我问:“你就是办开怀网的那个大学生?怪不得觉得你面熟。我看过你的新闻,还记得标题是什么……‘天纵奇才出少年’。”

Simon露出了怀疑不屑的表情。陶陶倒是深深被故事吸引住了,她崇拜的说:“哇,原来你这么厉害呀!”

“呵呵,”年轻人笑了笑,说:“惭愧,其实我不是天才,只是比别人用了更多的时间而已。”

看来他的确把自己的经历代入了故事里,怪不得听起来如此真实。我问:“你的网站后来怎么样了?好久没听到消息了。”

年轻人说:“开怀网出名不久,Facebook也出现了,随即席卷了美国高校,国内出现了很多模仿者,其中最有实力的是陈一船的个个网。陈一船找到了我,出价一千万,要收购我们网站和团队。其实当时我的资金已经吃紧了,加入个个网倒是不错的选择,投资方也极力鼓动我们同意收购,只是……我不愿放手。我对开怀网有更高的期望。我对团队说,咱们的网站,将来能值一个亿,不能现在就转手送人。从白手起家一路走过来,我的团队对我很信任,他们支持了我,我保住了公司。我们决心斗争到底,既然Facebook能打败MySpace,我们也能打败个个网。”

大家都在静静地听着,只有Simon在努力的用指甲剥着酒瓶上的标签。年轻人是个讲故事的高手,语调高低缓急拿捏得度,他停顿了一下,又说:“现在想来,这件事上,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资本的力量。陈一船财大气粗,可以不计手段的营销,把我们打得节节败退。开怀网的用户数量一天一天的下降,再也拿不到融资,也找不到盈利模式。半年后,公司的负债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地步。这时陈一船又出现了,提出以一百万收购。看着他那张得意的胖脸,我真想把它打得血花四溅。可是,我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我需要这笔钱抵债。于是我同意了。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个老员工当场翻了脸,指着我的鼻子大骂叛徒。团队就这样土崩瓦解了,我一败涂地,落得众叛亲离。这时,我已经大学毕业一整年了,从我穿越算起的第五年。”年轻人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神之间尽是寂寥。

这些是商业机密,他不应该对陌生人讲的啊,如果说这是酒吧游戏的一部分,那他也未免太当真了吧。Simon这时脸色好看了些,用教训的口气说:“当然啦,创业可是没那么容易的!”

那年轻人看了一眼Simon没说话。我老婆说:“没关系呀,年轻没有失败。你才毕业,一切刚刚开始嘛。”

陶陶也说:“对呀对呀,你那么厉害,再做个什么……开朗网,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年轻人微微一笑,说:“谢谢。如果这是第一次人生,我一定会卷土重来的,但是……后来我出了点意外。更主要的是,我需要回到维多利亚,时间不允许我再停留了。”

我问道:“为什么你一定要回维多利亚呢?”

年轻人说:“因为我很想念朋友呀,得来看你们。”

我说:“那这就不合理了。你的第二次人生和第一次完全不同,中间肯定错过了很多的人和事。既然如此,何必一再重复过去呢?”

年轻人沉默了下来,仿佛在斟酌着什么。终于,他说道:“我来维多利亚,确实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在维多利亚遇到的,不仅是一些好朋友,还有我在上个世界的女朋友。虽然已经是不同的世界,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但我对她的感觉从来就没有变过。从穿越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心一定要再回到她身边。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努力,也都是为了她。在过去的世界里我是个很平凡的人,而她却极为出众,那时她总说,富贵成功未必是快乐,相亲相爱的安定生活才是她想要的。虽然她这么安慰我,但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自欺欺人,我也一直恨自己的无能。回到过去之后,我认为这是上天的恩赐,让我有机会做一个优秀的男人。既然如此,我又怎能不奋勇向前呢?只是没料到,奔波劳碌,机关算尽,最终还是一无所成,只落得镜花水月梦一场啊。”

年轻人娓娓道来,满怀着深情。陶陶眼睛亮闪闪的,轻声问:“那你见到你的女朋友了吗?”Simon不满的看了陶陶一眼。

年轻人说:“我见到了。”

陶陶关切的问:“她在哪里呢?”

“就在这里……就是你。”

“啊?”陶陶呆住了。只听桌椅哐的一声响,Simon的爆脾气再也压不住了,他跳起来劈胸揪住那年轻人:“说什么呢!”Simon身高力大,又在气头上,一下子就把年轻人的衬衣撕开一道大口子。我和老婆赶忙把他们拉住。这年轻人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忽然说话变这么轻浮,我心里暗暗埋怨,难道他没看见Simon已经快绷不住了吗?陶陶也拉着Simon的袖子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爱吃醋呀,人家是开玩笑呢。”语气是责备,语调却在撒娇,Simon的气消了一些,松开了手。

那年轻人自始至终都丝毫不见激动的样子,他迅速的整理好衣服,面无表情的说:“对不起,是我的错。刚才大家都说我看起来面熟,我就顺着编了个故事。可能是多喝了两杯吧,说了过火的话。不早了,我看我也该回去了。”说完转身就走。我给老婆递了个眼色,让她照顾好上面,我自己送年轻人下楼。外面的夜已经很深了,黑色的迷雾笼罩了万物。到了停车场,年轻人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了身。这时我们站在路灯下,透过他衬衣上的裂缝,我看见他胸口有一个极大的疤,伤口狰狞可怖,我不禁多看了一眼。

“吓人吧。”年轻人看到我注意他的伤疤,我刚要表示歉意,年轻人做个手势阻止了我。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想着什么,说:“刚才的故事还没讲完,你要听吗?如果这次不讲,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好奇怪的要求,这年轻人是太爱幻想了吗,坠入自己创作的情节不能自拔?但他的表情又是那么诚恳,我不忍心拒绝,点了点头。

“谢谢,”年轻人笑得有点勉强。他开始讲道:“刚才说过,陶陶曾经是我的女朋友。回到过去之后,我有冲动立刻去陶陶读大学的城市找她,可我不能这么做。我知道她那时候还和前男友在一起,如果冒然去找她,不知道会对未来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稳妥起见,我决定还是让历史按照原样发生。这样,就算我依旧一无所成,但至少能保证我们还会像原来那样在维多利亚相遇——我至少还能拥有原来的生活。于是我就这么一直忍了好几年,还好我的精力一直放在事业上,日子也不是那么难过。后来开怀网的事失败了,我心情很抑郁。那时候我已经办妥了出国手续,算算日子,她也应该和前男友分了手。我最后还是没忍住,租了辆车来到她的城市。”

年轻人的表情仿佛是沉浸在回忆里,他说:“我并不打算提前和她见面,只想看她一眼。那天在她家楼下一直等到很晚都没有见到她回来,我开始有些担心了,这毕竟是一个新世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我想起来她提过经常去一家KTV唱歌,决定去那里碰碰运气。”

这故事听起来有点耳熟啊……我努力在记忆里搜索着。年轻人继续讲到:“我刚到KTV,正好看见陶陶从那里出来。也是阴错阳差,她把我当成了出租车,上了我的车。我一下子懵了,不知该怎么办:我怕她看见我,破坏了未来;但我又盼着能多和她相处一会。最后,我将错就错,把车开上了路。哎,我真不该这么做,可能是太紧张了吧,结果……”

我想起来了,陶陶不是讲过同样的故事吗?惊奇之下,我脱口问道:“你们出了车祸?”

“你怎么知道?”年轻人眉毛跳动了一下。

“我……我是猜的。”为什么这年轻人的故事和陶陶的经历吻合的丝丝入缝,难道他讲得是真的?我被这情况弄糊涂了。

年轻人哦了一声,若无其事地继续讲道:“后来,我住院了七个月,”他指指胸口说:“现在这里还有钢条呢。还好,陶陶没事。因为车祸,我错过了开学的日子。我应该在一年前来维多利亚的,还和你是一个实验室的呢,可现在……哎。我本以为这是上天赐予的礼物,现在看来,倒像是命运的诅咒。我既回不到过去,也再也没有未来了。”

我记得去年实验室的确录取了一个中国研究生,后来他不知为什么放弃了,我们才把名额给了Simon。天啊,他说的每一件事都对上号了。等等,这不可能是真的,没有人能穿越时空,他肯定是从别的地方打听到陶陶的事,然后他才……不对,这也说不通啊!这奇怪的局面,无论是哪种解释都太离奇了。

年轻人仔细的端详着我的表情,然后淡淡一笑,这是一种奇特的笑,若有似无,像浮在水上的油渍,转瞬即逝。他说:“别多心,只是个故事而已。我该走了。”

我下意识地想挽留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说:“你喝了酒能开车吗?”

年轻人说:“我今天喝得挺少的,没事。”他钻进车打着了火,抬头看着我,又说:“西哥,多谢了。你一向都很帮忙,保重。”说罢驾车而去,只见尾灯沿着海滨公路渐行渐远,很快就溶入了茫茫夜色中。我也陷入了困惑之中。

这年轻人从此再也没出现过。年轻人最后讲的故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必要告诉任何人。就算他的故事是真的又如何呢?再多美好的过去,也比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现在,我只知道陶陶和Simon过得很幸福。如今维多利亚已成往事,曾经亲密无间的朋友也天各一方,陶陶和Simon回国结了婚,我和老婆搬到了多伦多。多伦多是个嘈杂的大都市,冬天漫长寒冷,街道拥堵破旧,挤满了世界各地的移民,这让我常常怀念维多利亚。我总想起那里的蓝天和海岸线,想起把酒谈心的夜晚,想起我的朋友们。我也会想起那曾有一面之缘的,迷一样的年轻人。每当我想起这一切,我就会想起那首诗: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完)

Posted in 文艺原创, 留洋 | 2 Responses

乐趣

长大后,很多事情都丧失了乐趣。

首先是坐公共汽车。小时候每次坐车我都要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一边用手比划,一边对着窗外念念有词——我这是把车窗想象成屏幕在玩游戏。我很爱玩游戏,却很少能玩到,于是就发明了这个办法满足自己。现在是不能这样了,如果还这样,怕会被人当作疯子。

然后就是玩游戏。和所有小男孩一样,我很爱玩游戏,曾经的理想是开个网吧,天天玩游戏。现在我对游戏也没什么兴趣了,玩一会儿还行,时间长了有种烦腻的感觉,还不如让我去编程呢。

最后呢,就是编程。小时候我特别爱编程,上中学的时候,每当家里没人,我就会偷偷打开电脑写程序——不是玩游戏,是写编程。这个东西的乐趣,就像《盗梦空间》里的台词:“Pure creation, there is nothing like it.”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正在编程的时候,忽然意识到我并不快乐,而且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编程带来的快感了。究竟是什么夺走了它的乐趣?也许是愚蠢的项目,也许是繁琐的细节,但最主要的还是我的心不再纯粹了。曾经的我写程序只是享受创作本身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而现在我写下每一行代码的时候,脑子打转的总是收入和前途,感受到的是压力、焦虑和不满足。

真让人伤感。

Posted in 想太多, 我的事 | Leave a comment

加拿大的猫和狗

在维多利亚读书的时候,我每周都去一个牧师家里学习圣经。去的人大多是想练英语的国际学生,没几个人真的信耶稣。牧师家里有一条金毛寻回犬,特别友好,特别温顺,眼神很温柔,我从来都没听它叫过。牧师说,除非是极端情况,比如它在院子里看到鸟的时候,才偶然叫一下。我开车就像那条金毛一样,从来都不按喇叭,除非是别人要撞到我。

毕业后,我搬到多伦多找工作,暂时住在一个中国人开的家庭旅馆里。说是旅馆,其实是把自家的地下室按日出租而已。那家人养了两只猫,一只黑猫一只花猫,性格大不相同。黑猫很亲人,花猫很怕人。因为没工作,我闲得无聊练长跑。 跑步回来之后,我都要扶着墙拉一会儿筋。每到这时候,黑猫就会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然后四仰八叉的躺倒在我脚下,大概是想要点爱抚;而花猫总是远远的躲在篱笆后面看着我。如果我走近,它就跑远了。

有一天下暴雨,地下室被淹,不能住人了,于是我换到另一家旅馆。这家旅馆正规多了,旅馆的主人另有生意,大部分时间都不在;旅馆里三教九流的人来来往往,唯一的常驻人口是一只白猫。这只猫大有主人派头。有时候它会在我的房间外喵喵叫,意思是要进来。进来后它会巡视一圈,但不过一会儿,它必定又表示要出去。 我行李里还剩一点从中国带的牛肉干。我喂它吃,第一次它吃了一点,第二次却只是闻闻就走开了。 我又用超市买来的鱼喂它,它也不吃,不知道它到底想吃什么。 这旅馆在一个较差的城区,有很多穿着破烂的人在街头游荡,我总是不免警惕的看着他们,他们也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现在搬到一个房价较贵的地区。房子从外面看很漂亮——可我还是住在地下室里。 房东家里养了两条狗,一条大概是德国黑背一类,反正我统称“狼狗”,另一条是哈巴狗。两条狗都很凶,很爱叫,很不友好。我回家时要从后面的院子绕进去,如果狗在院子里,就会有麻烦。小狗还好,它只是围着我前后左右的乱吠,不敢接近我。它身子背对着我,摆出准备逃跑的架势,扭头对我叫,一副色厉胆荏的模样,我也不去理它。大狗就不同了。有次我回家,大狗在院子里,眼露凶光,狂吠不止,我们隔着栅栏对峙 。我估量了一下双方实力,那狗一人多高,徒手肉搏的话,我还真不一定弄得过它——就算弄过了好像也没什么光彩。最后我怂了,去敲房东的门,请他把狗拴起来。

虽然金毛天性温顺,黑背天生凶狠,但我觉得这里也有教育的因素。牧师家的狗上过礼仪课,他们一家对狗也很温柔;而我的房东动不动就大声的呵斥他的狗。要知道,就算是一条狗,也是有它的尊严的。

Posted in 文艺原创, 留洋 | 2 Responses